我把癡迷“全能神”的姐姐拉回了正途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艾文
時間:2018年05月25日 15:59
下載

作者近照

  “我們每個人都有信仰自由的權利,上帝是不存在的,沒有人是創世主,命運由自己掌握,并不存在天堂或來世,我們只有此生來欣賞宇宙之美”?!艚?/p>

  寫篇文章,是講的我和我姐的故事,更是在講述作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一路走過來所體味的無助、堅守和欣喜。幾年的經歷也讓我勇敢成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參與到與邪教的斗爭中,參與到挽回邪教受害者的行列中。

  故事從一個電話開始……

  “老六,今年春節回老家么?一家人過節一同吃個飯吧?!苯衲甏汗澢跋?,我詫異地接到了我姐給我的電話。本是個很平常的問候,卻讓我等了6年!你很難理解我當時的激動和開心!上次接到姐的主動來電,是2012年我剛到現單位工作不久。姐給我的來電內容很短,語氣關切而急促,“六弟啊,當世界末日來臨的時候,你不要害怕,你要跪地面北求拜,請求神的庇護。一定要記住啊,面北跪拜啊?!蔽耶敃r對此了解不多,也只能吱吱唔唔。但本能告訴我,我姐肯定是受到了什么邪教的毒害。后來,從姐姐的種種表現,我判斷我姐是信了“全能神”邪教。

  將我姐和邪教連接在一起,我一直難以相信。姐姐在我兄妹中排行老四。作為兄妹中老末的我,記憶中滿是姐姐的呵護,關懷備至。聽我父母說,姐從小文弱,體質較差,但在學習上一直是佼佼者,也一直是我們兄弟姐妹的榜樣和驕傲。我對姐小時候的記憶一直定格在“文靜,體弱,和善,學習優秀”中。

  就是這么一個可親可愛的姐姐,生活給了她難以承受的磨難。在她結婚的第8年,孩子才5歲的時候,丈夫患尿毒癥過早的離世。后來,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我可親的姐姐如何被邪教引誘加入邪教?是不是因為苦難的生活給她難以承受的壓力?萬惡的邪教又是如何無孔不入的蠱惑到我善良、多難、無助的姐姐?

  隨著對邪教認識的加深,我對姐的愧疚之情越來越深,也暗暗地告誡自己一定要勸告挽救姐姐,讓她回歸正常的生活。多年來,我利用每次回老家的機會,積極創造機會和姐姐交流,平時也經常打電話給她講講邪教的特點和危害,勸告她一定不能執迷不悟,要早日融入社會,回歸生活。

  我本以為姐姐會聽取我的勸說,因為曾經的姐姐是那么的通情達理,是那么的聰慧順良,并且原來的姐姐是那么的喜歡我,聽從我的??蛇@次絕然不同!姐姐面對我的勸說,根本聽不進,有時候還會倒過來勸導我:“弟弟啊,你不能再說了,我求求‘神’,求‘神’不去責罰我的弟弟?!笔虑榘l展到最后,姐姐根本不愿意和我面對面的進行交流,甚至也不再接聽我的電話。那一刻,我感覺特別的無助,感覺姐姐已經深受邪教的蠱惑,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人完全變了樣,不再有往日的榮光。

  如果說,多次的勸導無效,僅是讓我感到慚愧和無力外,而母親的離世,讓我對姐姐產生了憎恨。2014年12月,母親過世,一家人陷入悲痛之中。按照老家的習俗,子女必須要披麻戴孝,上墳守靈的。我還清楚的記得,當娘的靈柩抬起走向下葬地的時候,當所有的子孫捧起孝棒一路撕心痛哭的時候,姐姐只是木然地站在路口,滿眼含淚而不能為自己的母親送上最后一程。這種毫無親情倫理的做法,肯定是姐姐所信奉的那個邪教給她的指示!那一刻,我居然對我一直可親可敬的姐姐產生了恨意。也就是在那一刻,我更深切地理解了邪教的邪惡,對深陷邪教的人產生了憐憫。也正是在那一刻,讓我明白,我以前對姐的挽救工作還只是那么浮淺,我并沒有走進她的心里,也沒有體會她的痛苦,她也是一個深陷其中十分痛苦的受害者,其實,她是多么需要有一個人從靈魂上幫她一把拉她一把??!

  我改變了挽救姐姐的策略,讀了大量的反邪教知識和挽救親的人方法,通過經年累月的積累,我掌握了大量的反邪教知識。為了做好姐姐的工作,前兩年我明顯增多了回老家和與姐通電話的頻次,這樣可以大大降低姐姐與邪教接觸的機會。每次面對面的接觸交流,從偶爾提及“全能神”邪教之外,我大多講其它邪教禍害人的故事,而且都是短小的那種故事,開始姐姐不愿意聽,表現出強烈的反抗意識,但架不住我的堅持和溫柔的問候,姐姐能夠聽我的三言兩語,后來我就不緊不慢的開始了我的勸導之旅。

  自從姐姐能夠接受與我對話以來,我把國內外的邪教基本跟姐姐講了一遍,用邪教的實例講清邪教的特征表現、慣用的伎倆和現實的危害,引導她主動遠離邪教“全能神”。姐姐一心向好的本性終于在我的堅持下開始回歸,也一點點恢復自信,不再像從前一樣刻板,開始關注想新的事物,對現實生活的偏見也正在一點點的消亡。

  家中的兄弟姐妹多,也是我的一大優勢,我發動家中的兄弟姐妹轉變觀念,不對姐姐敬而遠之,說服大家換位理解她的苦難經歷,主動幫助解決她的生活困難,尊重姐的想法和自尊,引導她走出迷茫。全家人在我的感召下,一同做好陪伴,終于將我那可憐的姐姐從邪教那里拉回到家庭,拉回到親情,拉回到現實社會。

  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慢慢地,姐姐愿意與人交流了,話也多了,笑容也回到了臉上,也愿意主動走親訪友了,還主動找了一份穩定的工作。我知道,我那原本活潑文靜的姐姐又回來了!

  有了我和我姐姐的這段經歷,我果斷的加入了反邪教志愿者的行列,用自己的親自歷經幫助更多的受害者重回家庭。

  我和我姐的故事講完了,于是就有了春節前姐姐給我的那個電話。春節回家,一家人一桌圍坐,我又看到了那個可親可敬的姐姐,她終于走出了幽閉,還會主動地與大家攀談,偶爾也會講一段笑話,一家人其樂融融的笑聲是那么的溫馨。

  最近,我在單位接到了姐姐打過來的電話,姐姐告訴我,在春節過后,她就去了蘇州兒子那里找了一份工作,現在陪兒子在一起生活,一切都很好,讓我放心。我敬佩姐姐走出邪教陰影的勇氣,更為姐姐的堅強點贊。

(責任編輯:辛木)
相關閱讀
近期熱點
中國反邪教協會:要高度警惕危害公眾的各種邪教
中國反邪教協會:要高度警惕危害公眾的各種邪教
  5月28日在山東招遠發生的6名“全能神”邪教人員殘殺無辜群眾事件引發公眾的普遍憤慨。邪教對社會秩序的粗暴踐踏和對公民人身...
廣西融安縣:多舉措發起防疫反邪宣傳攻勢
廣西融安縣:多舉措發起防疫反邪宣傳攻勢
  當前,廣西壯族自治區融安縣切實按照上級關于全力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工作部署,開展新冠肺炎疫情阻擊戰。
對“法輪功”老巢懲罰不到位 美國當地居民不滿
對“法輪功”老巢懲罰不到位 美國當地居民不滿
  據美媒《在線記錄網》(Recordonline.com)2020年3月13日報道,美國紐約州當地政府部門對邪教“法輪功”老巢龍泉寺的破壞環保...
反邪教網站
重點新聞網站
國家機關網站
京ICP備17053351號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465號
股利多配资